丝绒陨:


“有人是海浪,有人是礁岩”



1


夜晚,举行寂静仪式的人

把那棵黑漆漆的树递过来


别过脸去,像是递给我

他手臂的一部分


那镂空的骨头上的霜

连鸟类都不愿啄食的肉身


抛下沉重的锚。呼吸节制

如深谷里别来无恙的人


候车室的下午三点钟

离别前夕,警醒如

审判席上的浪游人


2


必须庆祝了

墓地上的午餐


舞池里我曾错失

蓝色的火苗


那珍贵的谬误

如叛逆的风吹响我


在我无故缺席的

海水般的宴席上


3


从浅蓝色的雾霭开始

他责问自己,并损失掉

变得抽象的一小部分


从荒原开始的

也将在荒原结束

“但不会是温柔的”


今夜我敲打松垮的屋檐

如吹响喑哑的号角


一片陡峭的雾终将我移走

留下世界的小小缺陷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4年10月10日


评论
热度(969)
  1. 张陈雪丝绒陨 转载了此图片

© 固定缺席 | Powered by LOFTER